设为首页添加收藏

微信
扫码关注官方微信
电话:0594-2826620

您的位置:主页 > 新闻资讯 > 红木保养 >
红木保养

漫谈景德镇仿古瓷器行业

发布日期:2020-04-19   来源: admin


景德镇,别名“瓷都”,其实,单单从这个别名,我们就已经能对景德镇有一个大致脑海里的第一印象了。

从历史沿袭来说,景德镇,春秋时属于楚国东境,秦代属九江郡番县,汉代属豫章郡鄱阳县,东晋称新平县,唐天宝元年改名浮梁,至宋真宗景德元年,因镇产青白瓷质地优良,遂以皇帝年号为名置景德镇,沿用至今。景德镇,是一个连得名都与瓷器有相关联的地方,瓷都之名,实至名归。

景德镇地区的主要矿产,就有瓷石跟高岭土,高岭土是陶瓷工业最重要的原材料,景德镇产的高岭土品质极好。我们知道,在元代以前,景德镇制瓷一直是使用一元配方,即用瓷石来制造瓷器,元代开始,景德镇发现了高岭土,它是由长石类岩石经几百万年的风化后而形成的土质制瓷原料,在风化的过程中,岩石中的钾、钠被水带走,形成了主要化学成分是二氧化硅和三氧化二铝的高岭土,并将其掺入瓷石中,即所谓的“二元配方”,它提高了原料中铝的含量,使瓷胎可以耐受1280-1300℃的高温,这是烧成大器,提高瓷胎坚致性的必要条件。

同时,得益于景德镇的先天优势(矿产),元、明、清时期,皆在景德镇设置御窑厂,御窑厂是元、明、清时期专为宫廷生产御用瓷器的所在地,是中国历史上烧造时间最长、规模最大、工艺最为精湛的官办瓷厂。因此,时光流逝至今,在景德镇,不管是制瓷文化还是制瓷高人,在国内都绝对是首屈一指的。

综上所述,景德镇得天独厚的矿产物件、长期烧制官瓷精品的文化传承、传承有序的陶瓷工匠技艺,这几个方面,共同构成了景德镇仿古瓷行业的兴盛。

来到景德镇,樊家井是不可不逛的。樊家井,是景德镇的仿古重镇,在景德镇的知名度可以说不亚于北京的潘家园,河南南阳镇平县的石佛寺,在古董瓷器业内,基本上可以说无人不知。

樊家井,本是城乡结合部的一条小通道,是原来的仿古瓷一条街。伴随着八十年代后中国整体经济的疯狂上扬,顺便就带动了收藏界的逐渐火热,毕竟盛世收藏,大家都知道的嘛,在这样的市场环境下,樊家井个体瓷器作坊迅速兴起,几年的功夫,这里便很快形成了一个满街商铺的仿古瓷器市场。街道两旁沿着每条岔道往下走,个体仿古瓷小作坊更是数不胜数。 在这里,每天车水马龙人影交错,一片繁忙景象。

在景德镇,就是某个老百姓的家,其实就是一个仿古瓷作坊。得益于上千年的制瓷传统,这里的技艺传承基本未曾中断,像爸爸拉坯、儿子女儿描胎雕胎,爷爷烧窑这样的景象,屡见不鲜,可以说,其实在这里,只要是一家人就已经是一条生产线。

而景德镇的宾馆,也是一片繁忙,这里住着不少长期的客人,他们来自天南地北,在这里殊途同归。他们来这里,都是带着同一个目的,就是拿货;同时带着同一个梦想,就是赚钱。这种长客的身份,在业内叫“经纪人”或“业务员”,说白了,就是各家拍卖公司派到景德镇的拿货人。他们有些是采购景德镇陶瓷界的名家作品,但更多的是买“高仿货”。

说回樊家井,可以说,是集古今中外瓷器之大成。在这里,随意可见中华历史历代名窑瓷器(当然指的是仿制品),从宋官、哥、汝、钧、定,到元青花釉里红,再到明清官窑,可以说应有尽有,诸如龙泉、耀州、磁州等较有名气的窑口更是数不胜数,再到近代珠山八友、王步青花,当然也不能没有。实在让人大开眼界,眼花缭乱。曾听闻到一个制瓷的行家说起,“不怕你说我吹牛,在我们这里,能人太多了,但凡有个东西,给我们上上手或者图片,我们鼓捣鼓捣,也就能做个八九不离十了”。的确,市场热炒的古代瓷器中,在这里的高手几乎都能形神兼备地复制出来,中华民族的智慧与心灵手巧,可见一斑。

盛世收藏,乱世黄金,这几乎是每个中国人都认可的真理。我们中国经济在快车道走了三四十年,如今已经有了一定的沉淀,已然进入了收藏时代,从收藏家的激增就是一个明证(有调查说八千万的,有说一个亿的,个人感觉稍微有点夸大)。然而,作为自古以来公认的“水最深”的行业,就目前的整体而言,有一个很有趣的现象,就是知命学者说过的“95%的收藏者收藏了95%的赝品,95%的人赔钱。”,这是所谓的三个95%现象,客观来说,这样的结论,还是有一定的科学性的,值得我们思考。

仿古瓷的出现,当然是有相应的市场需求,否则就不会出现,这是基本的市场道理。我们知道,古瓷器的数量,是永恒不变的,曾经有过的,就有,没有的,现在也造不出来。而激增的收藏家们,他们也有迫切的购买欲望,这就对仿古瓷市场起到了强烈的推进作用。在业内,有一句行话叫“吃药”,泛指买到仿品还信以为真的行为,另外有一句话叫“交学费”,泛指在不懂行到懂行这段不知路途几何的过程所付出的金钱。每一个新入行的收藏家,都必“吃药”,也必“交学费”,这是中国古玩界传承几千年来不变的真理。而景德镇仿古瓷,最终的流向就是或懂行或不懂行的收藏家们。不懂行的收藏家自不必说,不少收藏家以“跳楼价”买了一屋子仿品,还沾沾自喜;而懂行的收藏家们,偶遇景德镇高手之作,也难免“打眼”,这并不奇怪。

其实,真实点说,在景德镇,做“高仿”的高人,始终还是少,还是做“低仿”的人多。虽然景德镇制瓷高人数量不少,然而每一件“高仿”,都是成本较高的制品,成本高,出货价就高,相对应的市场需求就小了许多,“低仿”则成本低,不管是时间成本还是经济成本,都低得让人匪夷所思,可以说就是“工厂流水线制品”了,然而出货快,出货量大,所以从经济效益来说,反而是较为有效率的一种做法。有很大一部分的古玩店、古玩经纪人,都会来这里挑选、进货,甚至不乏一些一流的拍卖行的内部人员,也会来这里定制“高仿”,虽然成本高,不过在拍卖市场,经过炒作包装,利润当然也是极高的。笔者曾经看过一个记者的采访,采访一位高仿大师,该大师翻出一本某拍卖行的拍卖图册,跟记者说到“这就是我的东西,我卖出去是6万元。”而记者看到图册上该件物品的起拍价,是120万元!利润空间之大,由此可略窥探一二。

仿古瓷行业,在不同的人眼中,有其不同的形象,或正面、或反面,大抵来说,每个人的心中,还是有其坚定的对此行业的观点。笔者接触的艺术品市场从业者、收藏家、仿古从业者数量不少,也曾与很多朋友对酒长谈,每每遇到这个话题,总能在笔者心中投下涟漪,引发思考,今天趁此机会,也抒发一下个人的感言。

关于仿古瓷行业,有很大一部分收藏家,对其之痛恨,可以说已有入骨之程度。而对于仿古从业者来说,他们是心安理得的,没有任何一丝一毫的负面心态。对于艺术品市场从业者来说,则更多的是心态平和,因为对于收藏家与仿古从业者都有接触,是以可以理解双方的真实心态,大抵会认为,每一个行业的存在,总有其道理,只是大家需要相互理解罢了,没有绝对的对与错。从收藏家的角度来说,有很大一部分,因打眼、入局,高价买到仿古瓷,经济损失惨重,由此走上了痛恨仿古瓷制作者之路,甚至以道德高度来强加谴责仿古瓷的从业人员,更有甚者,将怒火撒到政府身上,认为这与仿制名牌包的行为无异,甚至夸张地以点概面地抨击整个中华民族,说中华民族的创造力就是仿制行为停滞不前,缺少创新,这无疑是比较极端且片面的思想。

首先,我们说道德高度,从道德上来讲,我认为仿古从业者,的确是心安理得的。我曾经与几个景德镇的仿古从业者聊过天,他们说的话,也都是比较中肯的,毕竟,他们做仿古瓷器,也仅仅是一种技能的变现,并没有要很高的价钱,他们赚的钱,其实也就是少许的人工技能成本,以此营生而已。如果要说谁才是最终让收藏家蒙受巨大损失的人,其实是那些“做局者”,怎么做一个局,怎么包装一个物件,让收藏家“入局”、掏钱,是这样的人,让收藏家“交大学费”的。然而,在笔者自己的理解当中,这些所谓的“做局者”,其实,也是一种谋生技能的变现罢了,绝对谈不上所谓的道德高度,毕竟,行有行规,在古玩行,玩的就是眼力,如果自己的眼力到位,不管多精心布置的“局”,都肯定是不会受伤的。其次,说到底,这也是人性与生俱来的贪婪导致的自己的“吃药”罢了,很难怪别人。在公开市场上,看着某些藏品,在一流拍卖行的天价成交记录,谁不动心?如果动心了,又“恰好”遇到相似物件了,一动贪念,就很难不“吃药”了。所以,说到底,这是人性当中自身的贪婪作怪,其实,这是属于“自己给自己做的局”而已。笔者经常跟相熟的收藏家交流,分享一个观念就是“玩古玩艺术品,一定要有好的心态,如果是出于对文化的追逐,那么,就算打眼了,就是学到东西了,无妨;如果是出于投资理财方面的考量,那就要理性客观,绝大部分时候,不该出手的不要轻易出手,该出手的时候,就更要坚决出手,在古玩艺术品行业,捡漏一件很可能就是成千上万倍的利润空间,所以,肯定伴随着巨大的风险的,往往相对来说,利润高的就风险大,利润低的就风险小,这是永恒不变的道理。”

再说政府层面。笔者个人的看法,仿古瓷行业,与仿制名牌包等行为可以说是完全不可同日而语的两种行为。所有名牌、注册商标,是属于个人或法人独有的资产,其知识产权理应得到权威性的不容置疑的保护。我们知道名牌商品,其价格是远远大于其价值的,之所以如此,正是其知识产权所带来的附加效益,而其之所以能带来超过商品本身价值的价格体现,正是个人或法人辛勤经营的结果。是以,因其带来的任何收益,都应该归其知识产权拥有者所有,不容侵犯,而利用其品牌、商标的假冒仿制品,就是一种严重其合法权益的体现,所以不可姑息。观仿古瓷行业,可以说,古瓷器,是属于全人类的文化遗产,并不特属于某一人或某一机构,这是毋庸置疑的,其次,古瓷器,并不是一种普通的商品,而是一种文化传承品,所以,首先应该确定一点,就是古瓷器的仿制,并没有直接损害任何人或机构的利益。这是仿古瓷与仿冒名牌的一个本质的区别。再说政府权威介入的问题。首先,应当明确一点,古玩界,自古就是靠眼力吃饭的行业,这个行业行规能存在几千年,自然有其合理性所在。另外,如同上面笔者分享的观点一样,古瓷器,是属于全人类的文化遗产,首先是要保护,其次更是要把传统工艺发扬光大,是以,政府一直以来都是十分支持古窑口复烧古瓷器的,当然,政府的这种行为是出于文化传承的考量,倒不是说为了增加市场上的仿品。另外,其实就古瓷器来说,相当一部分的收藏家,本着文化爱好的初衷进来收藏界,仿制品对他们来说,也是了解传统文化之美的一种渠道,并不排斥仿制品,反而来说仿制品可以低价获得,甚至可以知道传统工艺的生产过程,反而更好。

另外,仿古瓷的生产,是景德镇传统匠人的一种技能,这样子的技能,让他们生产制作出精美绝伦的瓷器,这是一种美的体现,他们也由此得到一定的生活来源,或者走上致富之路,都是一种社会正能量的体现,所以,我们应当尊重他们,正是他们无声的传承,才让我们中国的大美瓷器在历经无数战乱之后,能一直薪火相传!

所以,对于仿古瓷行业,我们是否应该少一分谴责,多一分祝福呢?欢迎广大读者留言共同探讨。


分享到

新浪微博

分享到

朋友圈

分享到

QQ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