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添加收藏

微信
扫码关注官方微信
电话:0594-2826620

您的位置:主页 > 新闻资讯 > 红木保养 >
红木保养

中国古典家具博物馆馆藏珍品展:被奉为传奇的展览

发布日期:2020-06-13   来源: admin


上世纪80至90年代,国外藏家们开始将中国硬木家具作为收藏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80年代中后期,西方藏家对中国硬木家具的研讨著作如《中国花梨家具图考》、《中国古典家具》、《加州古典家具博物馆图书》等纷纷出炉,同时期的国内,王世襄《明式家具珍赏》、《明式家具研讨》两部巨著的出版,国内外的中国家具珍藏热情被推上了新的高潮,中国古典家具的价格水涨船高。

就在这时,一场家具展览和一场拍卖应运而生,时至今日,这场展览依然被津津乐道,而这场拍卖则成为了整个拍卖市场和艺术品投资界的一个传奇。可以说,这场展览上的收藏品将中国明式家具提升到了一个史无前例的高峰,也成为日后中国家具展览的模板和范本之作。

这场展览来自美国加州中国古典家具博物馆,展览时间从1995年6月7日持续到1996年3月31日,藏品来自天生的艺术品猎人罗伯特?伯顿以及他建立的友朋会。

至于展览的原因和目的,有人说,伯顿只是一个商人,见到价格适于出手就做展览拍卖,但这种说法又跟友朋会对待中国家具的态度之认真相悖,友朋会1990年建立中国古典家具博物馆、成立中国古典家具协会,亏本发行季刊,这显然与“唯利是图”牵不上干系。也有人说,一位名叫Johnny Chen的台湾商人看中时机,买下了中国古典家具博物馆所有的收藏品,交给了佳士得托售……众说纷纭,真正原因却不得而知,只知道后来,伯顿卖掉了所有的家具收藏,转而收集法国装饰艺术。

时间回到1995年6月,适逢联合国五十周年纪念,来到当年的发起地旧金山,车辆川流不息,游客人头攒动。太平洋历史博物馆在喧嚣往来的人群中更显得肃穆庄重,中国城近在咫尺,此时更能引起西方人对东方兴趣的却不是中国城,而是太平洋历史博物馆里一个“关于中国家具”的展览。

进入馆内,米色帐帷,落地长窗,迎面一张黄花梨镶大理石插屏式座屏风,前置一张黄花梨圆后背交椅,这便是迎宾之处;往里走,会发现一张由十二面屏风环绕的罗汉床坐榻,这是主人款待宾客的地方;大厅前方摆置八仙桌,吃喝闲聚的重心所在;八仙桌的背后耸立著一对黄花梨方角柜,正中间一幅山水画披挂直下。

书房题名“至善轩”,由旅美书法名家傅狷夫挥毫,书房内部陈设有黄花梨画案、坐椅、栏杆架格,以及轿箱、官皮箱等用具。主人卧室朴素淡雅,井然有序,似有意响应《长物志》里“不应太过雕饰,以免眼花缭乱,而无法安息”;而二楼展出的仕女闺房就显得精致许多,有六足高面盆架、雕花衣架;架子床上雕满了鸳鸯、麒麟。

这次在太平洋历史博物馆展出的这九十余件藏品散落在两层楼的展出空间中,从厅堂、书轩,到仕女闺房,都散发着生活的气息。据中国古典家具博物馆馆长柯惕思介绍,这次展览是根据明清绘画及木刻版画得来的蛛丝马迹,尝试还原当时的生活空间。

地下室还展出了博物馆的另一批家具收藏:七十余件明器,由明墓出土,具体而微地展现了当时的家具观。

在这场为期九个月的展览中,除了制作介绍家具的录影带,中国古典家具博物馆还邀请美国公共电视来展览现场拍摄家具专辑,利用光碟请柯惕思讲解榫卯的奥妙之处。“文化外交,介绍中国文化”也成为展览的一大目的。柯惕思、王世襄以及韩惠博士合著的馆藏目录也配合此次展览发行,分成中英文两版。

“我们鉴赏这些艺术品,获得一些对于它们的有限的理解,但是我们真正理解的是如何创造一个灵魂,”伯顿曾这样说,“没有任何艺术形式能超越我们的灵魂。”

至于众人关心的展品的质量,“收藏这件事本来见仁见智,很难一应俱全”,前后三次应邀造访、为博物馆编写馆藏目录的王世襄说,“有些东西他没有,有些难得的东西他却有。不过整体看来,说这个博物馆在质量上都超过美国任何一家博物馆的中国家具收藏,应该不为过。”

在馆藏家具中,有这么几件甚是吸人眼球,一张黄花梨圆后背交椅,传世甚少,质量又属上乘,这件家具购自加拿大博物馆,据说曾经是皇家之物;还有一张黄花梨门围子架子床,堂皇富丽,又不至于雕饰太过。在日后那场震惊中外的拍卖会上,这批家具也显示出了它们的价值:估价三万到五万美元之间的一对黄花梨硬木的十七世纪鼓凳,成交价十九万美元;那张巨大的透露着山脉景致的大理石屏风,以一百一十万美元成交,成为当时全世界最昂贵的一件中国家具。

乐于展示全球艺术的西方人,很早就有了中国硬木家具展览,并借助展览,希望对西方产生深远的影响,只不过伯顿几乎用一己之力让这个博物馆在短短几年之内达到了巅峰,却又突然决定出手,中国古典家具博物馆也随之消失,不得不让人感叹韶华易逝,唏嘘不已。


分享到

新浪微博

分享到

朋友圈

分享到

QQ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