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添加收藏

微信
扫码关注官方微信
电话:0594-2826620

您的位置:主页 > 新闻资讯 > 红木保养 >
红木保养

300多家东阳红木厂关停,一曲凉凉送给红木家具行业

发布日期:2020-08-04   来源: admin


转眼已到6月,2018年过去了近一半。天气持续升温,可红木家具市场并没有随着一同热起来,反而让红木人徒增一分焦躁:今年市场好像比往年都难,如何是好?货都走不动,要不要缩小工厂规模,减少开支?

10年时间累计缴纳税收170万,支付银行利息90万,为房东创收180万,累计发放工人工资2800万,给自己创收一堆废铁和一屁股的三角债务。

短短一文,道尽了做红木家具的辛酸,同时也让不少行外人感到吃惊:作为有“资产类”和“奢侈品”属性的红木家具,不一直是暴利行业吗,也会遭遇如此困境?

红木家具制造之难,首难难在木材的获取。新颁布的《红木》国家标准,其中规定5属8类29种木材为红木,但29种却有18种属CITES管制、1种属国家植物保护管制。65%的国标红木受保护,能用于生产的木材进一步减少,名企也难为无木之用。

以缅甸花梨为例,因为材质优良、价格适中,2015年以前是很多红木企业的主营材质,但现在木材越来越少,价格又上涨,很多企业没有能力批量购买,只能停产该材质家具。

国标红木难获取,不少企业把目光投向非国标,但非国标木材价格波动大,企业万一买了一大批高价木材,但做成家具投放市场连木材的价格都卖不到的话,对将大部分资金压在木材上的中小企业来讲,是致命打击。

除了木材,近两年国家施行的去落后产能、环保巡视政策对红木家具企业影响也非常大。从2016年开始,很多经检查不合格的红木家具企业,都被责令接受整顿或者搬迁到正规的厂房,甚至关停。据报道,东阳自启动木雕红木家具行业环保整治以来,截至4月13日,已责令关停淘汰企业387家。

而厂房和设备的升级投入,是很多小微企业无法承受的。正如《我今天把我的红木厂关了!》一文提到的:“如果搬迁到有土地证、房产证的厂房,租金需要75万,添置环保设备后每年电费增加10万,共计多支出85万一年,就算产品价格会有所上涨,也不够新增加的支出。”也无怪那么多小微企业宁愿关掉工厂了。

许多红木家具企业没在“生意好做、粗放经营的日子里”思考如何转型升级,如今作为被淘汰的对象,他们当然觉得要凉凉了?

很多红木家具企业一味通过对供应商不断压价,来降低生产成本,并靠材料、工艺来增加成品价值,但现实往往很残酷:这样制造出来的红木家具有时却连一些实木、欧美家具的价格都卖不到。


分享到

新浪微博

分享到

朋友圈

分享到

QQ空间